云和雨乱

【露中GL】燕归来

#女招待安雅.布拉金斯卡娅×女学生王春燕
#百合向预警
#原创人物预警
#短篇【缘更而且不知道几发才会完_(:_」∠)_】
#民国设定
#角色属于本家ooc属于我_(:_」∠)_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弎

  安雅.布拉金斯卡娅奏出最后一个音符,合上钢琴黑色的盖板,默默地拿起手边的冰水抿了一口。

  她很享受这样的时刻,晚上七点,咖啡馆的人已经很少,窗外的霓虹灯光闪烁出一种诡异又魔幻的风格。街上的行人比白天少一点了,但大多都穿着体面地去赴一场晚宴或者舞会。夜晚的上海是海上的船,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海市蜃楼,大片大片的阴影推着几点几线的光在海上漂流。黑夜把这座城市的污秽都藏起来了,很有些魔术的意思。安雅是藏身在这阴影里的一点,这种认知让她觉得安全。

  于是她站起身,优雅地理理身上起皱的黑色长裙。她在琴凳上坐了八小时,腿早就已经失去知觉。她撑着钢琴慢慢地走下台,左手捏着装小费用的杯子。有不怀好意的眼光在她的胸部摇曳,她尽量忽视这种让她不舒服的眼神,垂下眼漫无目的的看着地面。

  她忽然被什么吸引住了。那是一朵精致的绢花,掉在展台的角落里,粘了一点点灰尘。花是水红色的,金线包边,做成牡丹的形状,大小正适合别在女孩子的鬓边。

  安雅曾经在从东北逃难到上海的路上见过这种花,过年的时候再穷的女人都会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朵这样的花来,或红或粉,或新或旧,别在鬓边,带着一点灰暗日子里的喜庆和快乐。

  她弯了腰把那花拾起来,正准备交给前台的侍应生。却看见一个女孩子冒冒失失地冲过来,眼角有一点红,头发都被汗水粘在脖子上,看起来很是狼狈。

  请问能把那朵花给我么?

  女孩似乎松了一口气,突然笑了。

  那是我的花,我不小心把它弄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肆

  在很多年之后,王春燕终于愿意回想她与安雅.布拉金斯卡娅共度的种种时光。坐在一起弹钢琴时身边人安静的侧脸,在床上撕咬缠绵时女人拱起的峰峦般的脊背,吵架与冷战时纠缠毛糙的长发,最后告别时声嘶力竭的叫喊……只是这一幕她忘得干净,在她漫长的余生中,她总是想不起她是什么时候因为什么跟安雅认识的,仿佛她们从出生的那一日便是挚友,只是因为偶然的机缘巧合将感情冲得粉碎。

  但她还记得某个下午,她带着自己最喜欢的头饰去赴同学的宴会,在咖啡馆里被朋友时尚的衣着和举止默默戳中的那点少女的自尊心。她把绸花藏了起来,捏在手心里,却在最后与友人离开的时候把它弄丢了。咖啡馆黑铁雕花栏杆外的爬墙虎生长得茂盛,穿过透明的玻璃被暮春的阳光映出斑斑点点的绿。女孩子的心思被这阳光照射得无处遁形,只能把放在桌下的手默默捏紧,一遍又一遍。

  咖啡馆里的女招待弹的是《致爱丽丝》。她想起来了。

  王春燕等不及晚宴散场了,中途便偷偷地找了个理由匆匆离开。招了一辆黄包车急匆匆向着咖啡店跑,心里盘算着还有一个小时母亲便要摸完骨牌回家,要怎样才能不被发现。

  幸亏找到了。

  女人的铂金色长发被深红色的绸带高高挽起,黑色的改良旗袍料子虽是廉价的,曼妙的曲线却难掩。淡紫色的眸子低垂,让王春燕莫名想起了东北老家的丁香花,芬芳连绵,在初春开成紫色的雾气。

  你的花?

  对面的女人抬起了手,修长指尖上的老茧一层覆着一层。

  她点点头,冲女人感激地笑了。

  很重要的东西吧,赶紧收好,可别再弄丢了。

  那女人也笑了,王春燕注意到她笑起来眉间有一道短短的痕,像是陈年的伤。

  谢谢您,我请您喝杯咖啡吧。

  谁知道这只是她故作镇定的即兴发挥。

 

  

  

 
格式好烦。。。
小学生文笔轻点喷哈。。。
别说着急,这进度慢得我都着急😂

  
  

评论

热度(21)